想當年《北京愛情故事》:石小猛的“墮落”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SHIRLEY 3 2023-09-27 綜合

北京爱情故事

電視劇《北京愛情故事》已經播出10年了。有些“老戲骨”總會提醒我們時光飛逝,朋友們一起追劇,在貼吧上討論的場景還曆曆在目,其實已經10年了。有時當我聽到汪峰的《京京》時,我仍然會想起這部戲和裏面的石。

石小猛是一個藝術形象,但他同時也是我們無數漂在北京以及無數漂在北京的年輕人的縮影。

石小猛(張毅飾)來自雲南農村,父母都是樸實的農民。高考是貧困兒童為數不多的可以抓住機會改變命運的機會之一,但有時命運只是一個笑話。北京爱情故事石小猛拼命工作,以7分之差錯過了清華大學的錄取分數,最後,我進入了北京的一所普通大學。

畢業後,選擇了留在北京。他在一家廣告公司工作。他認真、勤奮、節儉。工作三年後,他攢了三萬元。石對的未來充滿了期待。他打算在五環外買一套38㎡的公寓。他已經交了5萬的定金(借了2萬)。只要拿到老板承諾的8萬元績效獎金,就能付首付。

當他的女朋友沈冰(佟麗雅飾)從雲南到北京找他時,石小萌帶著沈冰來到了毛坯房。12層23戶,“1223”是沈冰的生日。他們興奮地夢想著未來在這個粗糙的房間裏: 電視牆被安排在哪裏,廚房被安排在哪裏,在小陽台上做一個搖椅..。

他們擁抱著,唱著最浪漫的事。這一刻,他們相信曲折是暫時的,前途是光明的。只要生活不辜負他們,他們就不會是主動拋棄生活的人。

可城市的殘酷、人心的冷漠、階層的板結以及超乎他的想象。外界對石小猛的打擊,紛至遝來。先是一個公司老總胡容強坑他,允諾他的8萬元獎金飛了,如果他能夠如期交首付,5萬元作為定金活動也要選擇不回自己來了。

然後,石小萌的富二代朋友程鋒(陳思成飾)看上了沈冰,程鋒的心思首先被胡榮強發現,他利用這段關系,讓石小萌通過程鋒得到程鋒家族公司大訂單。胡榮強給石小萌20萬獎金,作為誘餌。在石小猛用這筆錢支付定金,給沈冰買了一枚鑽戒,他也被胡榮強操縱。

史並不知道,當他選擇面包時,他實際上冒著失去愛情的危險。但是沒有面包的生活太難受了。現實生活中的嘲笑、排擠和壓制,給石上了一堂沉痛的課。他深深感受到一個沒錢沒勢的窮小子在北京立足是多麼的艱難。

石小萌更擔心的是,如果沒有面包,他就無法維持愛情。好友吳迪(李晨飾)因為錢不夠,被女友楊子熙(楊米飾)屢次拋棄,這深深傷害了旁觀者石小萌。他害怕失去沈冰,尤其是富二代程鋒在旁邊虎視眈眈。

“我們應該向他們展示我們到底是誰,我們應該向世界展示我們到底是誰,我們應該讓他們知道我們能做什麼。」石憤怒地喊道。但是憤怒有用嗎?打雞血有用嗎?無濟於事。為了面包,石拿出了他最珍貴的東西來交換——他與的愛情。

程鋒的父親程勝恩找到了石小猛,勸說石小猛簽訂這樣一份工作合同,只要石小猛與沈冰分手,程勝恩就給石小猛提供服務公司裏一個具有很高的職位。石小猛一開始我們斷然不能拒絕,他覺得太可笑了,有錢人生活竟然連感情問題都可以交換。

但程勝恩告訴他:財富和地位才是男人的脊梁,“沒有女人的男人還是男人,沒有金錢的男人就像是被抽了脊柱的軟體動物,永遠抬不起頭、直不起腰”。絕大多數男人不像石小猛那樣有愛情可以交換,他勸石小猛應該把握住機會。

在程聖恩的利誘下,史接受了這個建議。他天真地以為,有了面包,就能拿回愛情。但當史決定用愛來換取面包時,他實際上成了他曾批評為“金錢的算計、陷阱和謀殺”的世界的一部分。

《北京愛情故事》也給了石小夢一個最糟糕的結局: 他曾經賺了很多錢,但是他拋棄了他的朋友,他失去了愛情——沈冰最終愛上了程鋒,他失去了他的友誼——程鋒,吳迪和他分手,他將在監獄裏度過餘生——比什麼時候都淒涼。

史確實是可恨的,但是當它播出的時候,很多觀眾還是對他產生了深深的同情。分手後,石回到38㎡的毛坯房,他撕心裂肺的哭聲讓我們感到難過。千萬不要從黨的三觀角度來看待這種同情。觀眾並不認可史對的選擇,但我們知道的隕落從來就不僅僅是一場個人悲劇。

《北京愛情故事》並非一個觸碰到社會現實的堅硬內核。不同管理階層的程鋒與石小猛,本身就形成具有鮮明特點對比。程鋒是北京土著,是富二代,他的起點問題就是石小猛等人窮盡自己一生也不一定能夠達到的終點;就像石小猛被帶入中國富豪圈後,才發現父母可以在家務農一年的收入還不及富豪的一杯紅酒。

當然,在任何形式的社會中,貧富之間都存在差距,我們決不憎恨富人。問題是,該劇的富豪從胡榮強到成勝恩,都是在“損失還不夠多”的情況下擠壓窮人。石小萌也想靠自己的努力踏實前進,但是他們擋住了道路。

畢竟,北京的愛情故事不是“高老頭”和“紅與黑”。沒有站在批判現實的立場上反思史的悲劇。在大結局的最後,程楓和石進行了激烈的交鋒,充分暴露了其價值取向。

程鋒說: “小夢,我想起了我真正快樂成長的日子。過去不是派對狂歡的日子。這幾天,我和沈冰在四合院度過了簡單的日子。幸福真的與這些事情無關。”

有錢人奢侈慣了,去四合院住幾天,過上慢節奏的生活,當然像是度假。當然,他們認為幸福與金錢無關。

石小猛反駁:“你說得更加輕松,因為這是咱倆永遠存在不平等,不公平。如果你投胎到我家,如果你再換成我,我換成你,生到北京了,我一生下來什麼問題都沒有了,什麼都不愁了,咱倆你今天我們還能通過這麼一個說話嗎?”

“我不知道,”程說。“我明白,每個人都不能決定自己來自哪裏,但我們可以決定自己想去哪裏。”

看,這就是該劇價值觀的最大問題:把所有社會問題都變成個人問題。一個美少年的墮落,並不意味著社會可能需要改進,而只是證明他是一個壞胚。因此,它竭力把的悲劇歸咎於個人原因,歸咎於的貪婪、抱怨和不滿——誰叫他經不起富人的壓制呢?程楓、吳地,包括,都以同樣的言辭批評史,認為史是“自作孽不可活”。

這太過分了。該劇播出後,毛劍寫了一篇令人印象深刻的評論,她指出: “有錢人做什麼都可以被輕視。不管情況有多糟糕,仍然存在“無法控制”的原因。然而,窮人,窮人,在任何時候都不能失去控制。他們不能越界。特別是,他們不能考慮富人的錢。一切就像吳迪對石小萌的呼籲: 把程鋒的股份還給程鋒!

“股票終於回到了程楓的手裏,石向朝廷投案自首,政治正確。這個系列的火爆告訴我們,中國的有錢人越來越好了。"

10年來,至少在我國影視音樂劇中,中國成為有錢人的確是我們越來越牛了。有錢人往往更帥更美,氣質更特別,視野更開闊;他們的放蕩行為顯得非常天真,他們自己墮落的人是因為有童年心理創傷,當他們改邪歸正時全世界都站在他們會在一旁。窮人不僅沒金錢,也沒視野、沒格局,更容易失底線、丟原則,他們墮落就是一次就萬劫不複,他們開始墮落也只是在論證著“果然一個窮人自身素質低”仇富是錯誤的,可仇窮卻如此理直氣壯、堂而皇之。

在電影和電視節目中不應該出現這種情況,更不用說在現實生活中了。因為我們知道,“石小萌”是世界上的大多數。推廣渠道應該對每一個人開放,只要誠信的生活,努力工作,體面而有尊嚴的生活不應該成為奢侈品。現實中那些把握著底線的“石小萌”,10年過去了,不知道你是怎麼生活的?我希望你有一個漫長的和夢想成真的道路在你面前。

相似文章

最新文章

有情鏈

熱門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