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表明,高脂肪飲食可以促進前列腺癌的發展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Esther 126 2022-07-11 健康

腫瘤科

MYC——前列腺癌的“惡源”

想了解HFD對前列腺癌的作用,得先清楚中國腫瘤患者發生經濟發展的核心管理機制。前列腺癌中最主要常見的細胞進行遺傳學可以改變是位於8號染色體,定位於8q24的MYC基因功能異常。MYC基因是較早研究發現的一組癌基因,結構上由不編碼蛋白質的第1外顯子和編碼蛋白質的第2、3外顯子構成腫瘤科。MYC基因可編碼與細胞生命周期調控能力有關的核內DNA結合這些蛋白,基因與產物皆可促進社會細胞生長增殖,永生化,去分化和轉化等,在多種不同腫瘤沒有形成學習過程中我們處於一個重要戰略地位。其中,MYC的擴增與腫瘤疾病發生與轉歸密切關系相關。

在前列腺癌組織中,研究人員發現與正常前列腺組織相比,MYC明顯擴張,這種變化誘導了一系列代謝重編程,導致s-腺苷甲硫氨酸(SAM)顯著減少,Sam是甲硫氨酸循環的成員,也是甲基化反應所需的最終甲基供體。 同時,MYC擴增可顯著提高 α-酮戊二酸(α-KG)的水平,α-酮戊二酸是組蛋白脫甲基化的關鍵輔助因子。 這些結果表明,在MYC擴增驅動的前列腺癌過程中,組蛋白甲基化受到嚴重阻礙,並導致正常基因表達受到抑制,從而顯著影響穀氨酰胺、葡萄糖,脂質、核苷酸代謝和蛋白質合成過程促進腫瘤的侵襲和轉移,最終導致不請自來的前列腺癌。 因此,MYC擴增是前列腺癌的“邪惡來源”。

Hfd-前列腺癌的“邪惡驅動器”

即使有“惡之源”的存在,前列腺癌也不是一個百分之百發生,真正難逃厄運的患者總免不了我們生活學習前列腺癌飲食環境的影響。研究工作人員可以發現,HFD正是中國飲食中前列腺癌的“惡之推手”。數據進行顯示,SFI處於世界最高管理水平的MYC擴增的患者死於前列腺癌的可能性是SFI最低收入水平的患者的四倍,而如果僅改善學生肥胖相關症狀而不降低SFI水平分析的話,這個國家數字也只降到三倍。這就要求意味著SFI是HFD推動企業前列腺癌風險發生經濟發展的核心技術力量。這一切是如何通過發生的呢?

HFD促進世界前列腺癌發生經濟發展

HFD增加MYC過表達

H4k20是由 myc 擴增調控的組蛋白,僅在甲基化後起作用,myc 轉錄水平決定 h4k20的甲基化水平。Myc 的過度表達可以特異性地中醫介紹增強脂質代謝,導致脂質失調,這是 myc 在前列腺癌中致癌活性的一個關鍵代謝特征。研究人員指出,hfd 可以深刻改變 myc 擴增誘導的前列腺癌早期轉化階段,增強 myc 驅動的代謝,表觀遺傳和轉錄程序。Hfd 可以增強 myc 的轉錄活性,導致 h4k20me1的顯著降低,從而顯著阻斷 h4k20的甲基化,從而破壞組蛋白功能。換句話說,hfd 作為前列腺癌代謝的主要調節因子,創造有利於組蛋白低甲基化的環境,並導致增強的 myc 驅動的轉錄程序,最終導致增加的細胞增殖和腫瘤負擔。

說了這么多,結論是該減肥了!HFD的危害經常被提及,但卻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這項研究告訴我們,如果我們不減肥,我們將“協助”前列腺癌。從今天起,閉上你的嘴,張開你的腿,拒絕HFD,降低SFI,把前列腺癌拒之門外!

相似文章